🌸

(凡勋兴)《街长巷窄》chapter 7

我是六君:






C7  ç”·å­©åƒä½ 






吴女士改嫁那年,吴亦凡十六岁,距离吴亦凡爸爸离世只不过半年多的时间。


在吴亦凡的记忆里,父母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。父亲是街头麻将馆的常客,浑身酒味儿,跟母亲吵架也会到动手的地步。但对吴亦凡很好,吃的穿的用的地方从来不亏待他,碰上他过生日了,还会领着他找地方下馆子、去游戏厅。


吴女士对他的好更不用谈,平时生活里的悉心照料和学习上的辅导,吴亦凡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。吴亦凡有在过年时候听亲戚们谈起:吴女士文凭初中水平,只是因为家里负担不起学费才出去打的工,事实上脑瓜子聪明成绩还优秀。再后来在工作的地方被吴亦凡他爸看上,俩人互相看对眼,也就搞上了。吴女士怀上吴亦凡那一年,才刚过完十八岁生日。


吴亦凡他爸是喝醉了酒过马路被车撞死的。


葬礼简简单单地给办了。吴亦凡迷迷糊糊地跟着母亲走了过程,再趴在棺材上哭了很久,很久也不知道是多久,只记得被吴女士带回家的时候,天已经黑透了。


吴女士离开那天走得很决绝,吴亦凡不想离开的态度也很决绝。他好像已经习惯这间一眼就可以看到边的小房子,哪怕墙皮都快掉完,屋子里总有股子霉味儿,他也不想跟着吴女士去那幢被吴女士夸得天花乱坠的别墅。


在吴女士改嫁后的某天,强拉硬拽着吴亦凡进咖啡店聊几句。吴亦凡半天没说什么,过了一会儿,开口第一句就问吴女士,为什么当初那么好,后来随便说几句话都能吵起来,如今又可以就为了钱而改嫁?


吴女士那时候只是揉了揉她的眉心,对儿子眨眨眼:“小孩子问这些干嘛,跟你说了又不懂,说不爱了就是不爱了。你老妈还年轻又漂亮,想着这辈子摊在这酒鬼身上了,心里就不平衡,不然还能怎么的?”


那时候吴亦凡心里全是怨气没地方撒,盯着那张不再是素面朝天的脸,把那句“说不爱了就不爱了”给当了真。





吴女士知道吴亦凡总走那条大路,就让司机在马路对面停着。哪想吴亦凡今儿改走了小路,吴女士就急忙托司机按了几声车喇叭,待她那儿子在岔路口捏了刹车,才从车上缓缓走下来,斜瞟了眼车窗户上自己的仪容,再自以为优雅地朝她儿子招了招手。


还没等她在心底感慨完“我这儿子怎么生得越发好看了”,吴亦凡就已经推着自行车过了马路,并没好脸色地向她扔来了句“你来干嘛”。


听到这话,吴女士立马就不高兴了。丢掉她自以为的高贵优雅,瞪起那双涂了睫毛膏又勾了眼线的杏眼,还连带着跺了那只穿着红色高跟鞋的左脚,“噔噔”两声从水泥地上溅起,像是在刻意表现内心的不满。


“好歹我是你亲妈!亲妈来看儿子天经地义!”吴女士瞪着眼睛说完后,又跟变脸似的把笑容贴回脸上,半个身子往吴亦凡身上靠,最后踮起脚在他耳边小声问,“都这么帅哪,有没有什么小女朋友,带给妈妈见见?”


吴亦凡皱着眉往后退几步,又转头看了眼身后的大马路,将车子掉了个头推到汽车后边,踢下脚撑。


“亲妈?你不配。还有,有没有女朋友,不关你事儿。”


吴亦凡看吴女士顿时耷拉下脸,从那个一看就是糟老头子送她的高档手提包里,抽出一条手帕,侧身对着眼角猛擦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林妹妹附身。


“你长这么好看还不是我的基因,所以得谢天谢地感谢我,结果现在对我这么陌生。”


吴亦凡握紧了拳头,说实话,要不是看在她是自己亲妈是个女人的份上,他早一拳头挥上去了。他到底是到了几辈子霉才碰上这么个奇葩亲妈?


怕她演得变本加厉,吴亦凡只好稍稍将语气放柔和了些:“所以你来找我什么事?”


吴女士仔仔细细地看了吴亦凡片刻,最后从手提包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,把它往吴亦凡手里塞。


“这些不算多,缺了再给妈打电话,妈的电话号码一直都没换。”


毕竟也是养了自己十六年的母亲,当手无意间碰到那比以前更细嫩的手时,吴亦凡只感觉喉咙像被什么给塞住了一样,心还一抽一抽的。再加上女人那句话里一个一个的“妈”,吴亦凡有预感到自己快控制不住场面了。


吴亦凡把手中厚实的信封重新塞进女人怀里,转身,踢起脚撑,跨上车座,准备离开。


“我钱够花,你管好你自己。”


说完,踩下脚踏板,离开了。


女人站在原地,凝视儿子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余晖里,最终还是流下了眼泪。她从手提包里拿出那部以前从来不敢奢求的智能手机,划开屏幕——手机桌面是吴亦凡十岁生日那年,她找邻居家借来相机拍的照片,照片里的吴亦凡戴着生日帽,闭眼对着生日蛋糕许愿。


她不会知道,吴亦凡那年唯一的愿望是:我希望一家三口幸幸福福,平平安安。




因为奶茶已经开封,单放在车篓里会颠洒,扔掉张艺兴又觉得浪费,所以吴世勋就主动先帮张艺兴推一段路,等他喝完再撒手。


咬着珍珠,张艺兴嘟哝着:“你中午去哪儿吃饭了?跟老高他们一块儿?”


吴亦凡余光瞥到张艺兴在看他,便刻意把头偏开,回答道:“学校旁边不是新开了家饺子馆嘛,老高他们硬拽着我出去的。”


他稍稍把脑袋转过来一点儿,看到张艺兴点了头。


觉得还不够,就又补了句:“我本来就想去食堂随便吃点的。”


“哦,也没什么,倒可惜了那份黑椒牛柳饭。”


“你帮我点的?”


“我还以为你会来食堂。”


“啧,那,我明天带你去吃饺子,他们家有卖三鲜的。”


“做得好吃吗?”


吴世勋摇头,张艺兴的自行车比较重,他没控制好,不小心往张艺兴那边偏了下,他忙掌握好龙头。


“我没吃,那份估计小卡给吞了。”


“哈哈哈。”正奋力吸珍珠的张艺兴笑了下。


他连吸了几次剩下的几颗珍珠,就是吸不上来,干脆给放弃了,小跑着去到前面的垃圾桶那儿扔掉了,又再小跑回来,从吴世勋手里扶过自己的车。


两人一同骑上坐板,齐奔向下一岔路口。


天色已暗。


经过岔路口走上大路的时候,张艺兴慢下了踩脚踏板的频率,瞥头看到在一辆黑色轿车旁边,站了一名盯着手机低头哭泣的女人。只是心底有一丝好奇,却没太注意,最终是路过那个女人,他正过脑袋,又加快速度,追上前面他远一大截的吴世勋。



吴世勋他爸这次出差回来,带给了吴世勋一部新款黑色Nokia,卡已经安装好了,里面有五十话费。


吴妈妈把手机放在吴世勋桌角,拍了拍儿子肩膀,示意他把耳机拿下来。


“你把爸爸妈妈电话存一下,以后有事就打电话。”


吴世勋不耐烦地拿起手机,听着吴妈妈从口中蹦出来一个一个的数字,手指在键盘上一下一下地按着。


他实在不明白这手机有什么用,天天都能看到他妈,实在是用不着打电话,再者说如果他妈担心自己上下学出问题,这不是有张艺兴上学放学陪着自己嘛。


诶,对了,张艺兴如果有手机,他俩不是每天回家也能聊天啦?


但是,张艺兴没有手机。


那这手机有屁用?


听到妈妈出去了,吴世勋把手机往床上一扔,戴上耳机继续打游戏。




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已经抓住了九月的尾巴。距离张氏夫妇回家的日子越来越近。


“暂时还不知道要上哪个大学。”


张艺兴坐在沙发上跟张妈妈讲电话,看了眼在阳台上收衣服的外婆,又把视线投到播八点档连续剧的电视上。


“还好,没有什么需要的东西。”


继续抠着电话线,心思已经完全不在讲电话上了。


“你们也要注意身体,别太累了。”


对话即将结束的标志,张艺兴突然想到一件事。


前些天,他在送作业的时候经过三班,“碰巧”撞见了吴亦凡,两人彼此颔首示意当作打招呼。就在张艺兴低着脑袋快速走过这个班的时候,后者突然叫住他。


“这么多天了,我还没存你电话呢,你电话号码报一下?”


张艺兴看了一眼吴亦凡举起来的手机,觉得气氛有点尴尬,最后才结结巴巴地说:“我……我还没手……手机,对不起啊。”


吴亦凡也没多在意,只是对着他笑了下,“没事儿。”


最后被同学拉去了小卖部。


张艺兴这才转身离开。他总是在怀疑,那一次的“楼梯间事件”到底是真是假,会不会到头来只是他的臆想?


又想到昨天放学路上,吴世勋对他抱怨他爸给他买的手机没有用,拿到学校去了以后,班上一堆女生围过来问他要号码,可把他烦死了。


“要是你也有手机就好了。”


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一句话。



“妈,能不能给我买部手机?不用很好的,能打电话就行。”


张艺兴纠结半天,终于说出来这句话。


从小到大,这是他第一次问父母要东西讲条件。






分享歌曲:薛凯琪《男孩像你》



TBC.


Talk:为避免跟吴世勋的妈妈“吴妈妈”搞混淆,因此叫她“吴女士”。况且,我觉得吴女士从称呼到个人性格,都蛮可爱的。


我还想说什么来着?算了,想不起来就不讲了,咳咳。


有啥好丧的 倘若站在过他的角度替他着想过 都很容易理解这次的决定💕我的好哥哥 希望你别受伤

LangueDeSerpent_张艺兴气息站:

作曲 : å¼ è‰ºå…´

编曲:张艺兴/Joon-Ho Hong

如果能回到学生时代 æˆ‘们要改变什么遗憾

特别希望她们能理解你的身不由己 💜

2016.2.16 对一条你们有可能忽略的微博 有感

drink.:




  å¯¹äºŽä»–走过的那条鲜血淋漓的荆棘路,谁都没资格说感同身受,你我都一样。




  å¯¹ç²‰ä¸ç¬‘着,指着自己血肉模糊的胸膛说:




  â€œæ²¡äº‹ï¼Œæˆ‘不疼啊,我是钢化玻璃心呀。”




  äººå¿ƒéƒ½æ˜¯è‚‰åšçš„,你怎么会不疼。反而是太疼,尝尽个中苦楚,不想让我们再受一遍罢了。




  ä¸€ä¸ªæ‘¸çˆ¬æ»šæ‰“从五指山下、异国他乡杀出一条血路的人,从不示弱,即使是最困难的时候,也不过是在灯光没有打到他脸上之前,把泪悄悄抹掉,这样的一个男子汉,你无法想象,那样坚强的一个人,会对昔日的老师说:




“跟孩子们说,好好读书,不要学我,这条路太艰难。”




  æˆ‘都能看见他说这话时,低垂的眼睛,还有强挤出的笑。




  ä½ èƒ½æƒ³è±¡ä»–这样要强的一个人,曾经螳臂当车,对所有质疑他的人含着愤懑的泪:“我张艺兴要带领华语乐坛走向世界!”




  è¿™æ ·çš„人,到底是受过多少的苦,遭过多少的罪,咽下多少苦涩的泪,才肯承认当初走这条道,难熬极了,他真的疼了。




  ä»Žå‡¤å‡°ä¸€è·ªï¼Œå¥½ä¸å®¹æ˜“安稳下来后,紧接而来的千夫所指。




  è‹¥ä»–受的苦都是一把利剑,那些肆意嘲笑侮辱职责编造谎言伤他的——




  ææ€•æ—©æ­»äº†ä¸€ä¸‡æ¬¡æœ‰ä½™ã€‚




  


  

日后你想起今时今日或许依旧只是像嚼个口香糖的过去 但今时今日你所受之罪 我都将铭记于心  💜

有些人有些事真不合适回头看

毕业后一切都很迷茫 明知道该面对社会了 却还是软弱的躲在象牙塔里  鼓足勇气踏出第一步的时候又吃了亏把自己坑了 真的心好累 希望今年一切都能尘埃落定🙏🙏🙏

希望所有人都能少一些戾气 平和一些 对他人和善一些......在社交平台看见那些无理谩骂的语言真的心情很不好 太难受了 谁不是有人疼有人爱着的呢 不喜欢的就别关注呗 一定要恶言相加吗💔